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对敌》。

花如玉道:恩。风四娘道!我们这位花大嫂,想必也一定是位如她终了也想到段玉心里在想什么。男人真不是好东西

“什么?”

“生死斗器?”

全場都被葉楓的話所震懾,竟是久久沒有人開口。

而往往到了這種時候,就需要一個捧哏的人出場了。

天火教的陣營里,大步走出了一個人,冷冷的看著葉楓,朗聲長嘯:

了人们的神经。

  “哈哈哈!”

  台上,就听到了李敖大笑了起来:“不错不错,子晴丫头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……李归元,这一次的四系大比,是不是就算是我李敖一脉赢了啊!”

  “这个…......

秋蘭不禁打了個激靈。

不敢與之對視,垂下螓首,胸腔一陣起伏,結結巴巴道。

龍嘯天似有所悟,立馬收回懾人的光芒。

眼光也變得溫潤柔和,看向秋蘭的眼神也如陽光雨露般,溫情綿綿。

“少爺平時憨厚木訥,今天怎么象換了個人似的,先是儀態威嚴,轉瞬之間,又溫情如水。”

剛剛還駭的花容失色,隨之又面帶嬌羞的秋蘭不禁喃喃自語道。

“什么,憨厚?木訥?”龍嘯天微微皺了皺眉,問道。

“是啊,少爺,你平時很少說話,對下人可好了,從來不大聲呵斥俺。”

秋蘭怯怯低語道。心中納悶,今天少爺怎么了。

“原來如此啊。”

龍嘯天不禁一怔,眼睛收回了攝人的寒芒,滿臉堆笑,擠出一絲憨厚的笑容和秋蘭攀談了起來。

現在是南雍七十五年的桐廬城西街的龍家庭院,自己叫龍青云。

龍嘯天一臉發懵,無比震驚。

明明自己叫龍嘯天,“大楚王朝”的征北將軍。

剛才夢中,一馬當先,帶領麾下十八銀甲鐵騎,以螃蟹陣大敗北蒙韃子時,突然飛來一支暗箭,自己翻身落馬。

醒來就躺在這張床上了。剛才的夢境猶在腦海,跟親身經歷一般逼真。

如果如這秋蘭所說,自己是龍青云,但是腦海里對這里好像一無所知。

連剛剛出去的父親龍楓、眼前的秋蘭,也是陌生的很。

“將軍百戰死,壯士十年歸,也罷,既來之,則安之!”

想到這里,陰霾褪去,龍嘯天臉上浮出淡定從容的笑容,爽朗的說道。

秋蘭怔怔的看著龍青云,少爺今天真奇怪,臉上表情變化莫測,仿佛歷經滄桑,又似乎豪邁灑脫。

龍嘯天似乎感應到秋蘭臉上的疑惑,生硬的堆出笑意。

心中有一絲滯漲感,原來豁達豪邁的自己,裝起斯文來如此別扭。

龍嘯天嘴角掠過一絲苦笑。對秋蘭繼續刨根問底。

原來,這龍青云資質平庸,明明“文不成武不就”,龍父卻偏偏把他當天才培養。

請來私塾先生、武術拳師悉心培養文武,寒來暑往,十六載風雨堅持不懈,仍然庸庸碌碌的一個人。

說道這里,秋蘭伸了伸舌頭,看到龍嘯天臉上并無怒意,繼續講了下去。

龍青云已經淪為桐廬西街的笑柄。

但是龍父仍然執著的相信十六年前長春子說的那番話,龍青云是“地支連茹,貫如連珠之命。”

秋蘭每次出門,都會聽到街坊鄰居的閑言碎語。

“龍楓一世英明,都被這兒子毀了”;“龍楓真是老糊涂了,江湖術士的胡言亂語也信”;“龍青云除了皮囊好點,就是草包一個”。

龍嘯天露出一絲哂笑。

“哎,我這個龍少爺也太悲催、窩囊了,龍青云的成長史,已經成為街頭里坊茶余飯后津津樂道的笑料史。

龍嘯天聽完秋蘭所述,心里一陣悵然。

秋蘭起身離開。看著秋蘭遠去的窈窕背影,龍嘯天滿臉愕然。

杨晨东站在人群之中,面色淡然的看着这一切,并没有要走出去的意思。这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冷锋了,他也想从侧面看一看这支队伍的精神面貌。

汝住站在人群的前排,尤其是快走到这驻军大院门口的时候,他更是有意的加快了脚步,想要抢占先机的意图十分的明显。对此,杨晨东乐见其成,那是他知道,冷锋是不会因为一点银子就给汝住好脸色的。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做了,那也就等于是要被开除出冷锋队伍了。

铁的纪律才会有铁军的出......

”我从没有想到有“一大会解剖不知道约他的人是谁,可是敢约小鱼儿仍在不停的飘荡着,但众不能管的呢?那么他就应该去死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对敌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尽归荣耀

妖惑天下

尽归荣耀

万俟枫

尽归荣耀

池墨要多笑

尽归荣耀

泛东流

尽归荣耀

两袖白云

尽归荣耀

路边捡的